查看全文

他开着一辆复古款的敞篷车过来,一开始她没注意到,直到他从震耳欲聋的80年代灵魂乐和海底珊瑚的喷漆图案里钻出来,穿着款式很靓的外套,是玉米未成熟的颜色。在衬衫和一只裤腿上则印着这座城市常见的椰子树,和他本人一样,穿越岁月,又瘦又高。


他大概没注意到她,因为她开始向艾米和卡特琳娜那边靠拢,她们正被四个墨西哥人包围,阵阵嘎声粗笑反而是让她隐形的很好工具,然后他们一起吸了点。后来,她看见有很多人朝他聚过去,好几支掖在后屁股里的枪指向他的鼻梁,他脸上的表情被两块黑洞似的飞行员眼镜淹没了。


再说也太远了,而且一切都发生太快。


两个小时之后他沿相同的路回来了,除了十米远外仓库的两个清洁工,...

查看全文

晚饭,木耳白菜土豆丝炒面,不难吃,但是我呕吐、情绪复杂


和咸鱼聊天,她表达了想成为人生赢家的梦想(再次),但我只是个空想型圣母。


我:自卑


我觉得你这么说让我感到很恐怖


我太仙了


她:我可不想当几十年的普通人


那就理想吧


(发一个兔子吞头的表情)


我:我也爱你


一起努力,你做胜者,我做仙人


她(两个“嗯喵”)


对于她的可爱,她的野心,她不在我领域内的邪恶,这种惊奇并非如我所说的,是嫉妒,我只是害怕,但我还是爱她。也许我宁愿需要巨大的差异

查看全文

衰老的盖亚

打从自豪这新娘嫁给人类
被喜马拉雅山拧伤了嘴颊,
大地就低哼着哀歌,
声门伶仃、唇皮孤苦
因为长冬冻僵了她的新婴!
“我真怀恋从前的情郎:

“眉鼻像树叶成熟又柔软,
金嫩的手指通透如草蛉,
暗惊的喜悦融贯他全身!
男性的后觉他都有,
女人的胜利也不缺;

“他挥洒彗星在我身如汗水,
滚动牙床,打造出痘和痣,
拨开浪花滋洗我的肌肤,
用他热血烘干我的岩层,
数次攻势剖开我的温存!

“过去我的胸乳迸射着丰富的螺旋,
冰河与雨林中的萨满填充着我的青春,
有太阳捣着我沉积的体香,丰饶矿石,
有周旋的月球令金字塔盛开
诞下生命的荤香大花!

“而今人类的虾螯咬去了我的年青,
排泄物轰臭了我的银发与口...

查看全文

超新星

在密度的阃闱中,不可纠缠的脉冲在雨丝中平行,有许多自私群落,繁殖自曾是一体的概念,后来,震旦的制裁被粒子化的真实迅速瓦解,无争从巫术中分离演化,再也没有等量齐观的精灵。

永踞前方的新的希望增殖了我的乖戾,于是,我有意向生活索取专权,在自我驱逐面前,波形连连败退,要知道它们曾披沙拣金,甚嚣尘上。

野兽献出手臂,这是情爱;女神献出松果体,这是犯罪。飓风的大基座上,野蛮的姊妹吹塑羽状的玻璃管;缀连性能量的鼻腔里,分裂为山脉的哨笛长达十万光年;二十面体钟座下,米诺陶洛斯女乳的小盒内封藏了一把钥匙,这铅汞合金的、干硬、结痂、逃避本能的老太婆的爱情!原来那本能就是钟摆的运作与告解。

一场爆炸背叛了坍...

查看全文

紫色

斥资百万的梦境压缩在水晶中:

“你活在神的巨大背叛中,从未成功被形容的悲惨喷发着巨额火山灰,红色的丰收带来火星旅游业的繁荣,环形的全景视野缩放着城市贴图,褐色、粉色、银色的建筑鳞次栉比,云朵在烟幕中郊游,沙地被火焰的尸体覆盖。

“不可名状的庞大灌入湖泊,绿色像软体一样融于激情的水体,从嬉戏中分辨出一场针砭时弊的猎杀,有爬腹虫,古杯动物,角石,欧巴宾海蝎,广翅鲎,盾皮鱼等等,统统为了将你击毙,神秘在此不一而举。

“在碧绿的地板上躺着小麦色的情人,铁链般的肉体弹奏着工匠的情调,行星的算术在赭红的汗滴里聚集。一位典型的将军,他的服从者在在忏悔中发情,在表达自欺欺人的蔑视之后,他们迫切地另寻新欢...

查看全文

宁静与喜悦间的女神傲视着一切情绪,她的皮肤是蜜桃的灰尘,血液是水草的仙逝,躯肢的流线就是宇宙的形塑,而对于那愤进的热心来说,你被贬为银匠,从前你嗤笑他的生计,并被报以厄运……没关系!女神的肚脐就是你的额。

洞悉的流转凝结成立方体。

查看全文

与出卖低等共鸣

实相与大世界的震动中,万物都被击杀。

砍伐美容业、广告业、服装业、华而不实的礼盒包装,砍伐窗光的几何形状和灯火在过城河的倒映,屠杀明星的脸蛋,屠杀把表情当虫子赶出来的微商,屠杀交流电的彩图、电子白和电子眼,所有的骗子和修辞学家被掷入银河绞肉机,屠杀那些身份颠倒的人、妄自菲薄的人,剁烂硅基心脏,杀光心肠比赤道还长的人,杀光拿怜悯当祭品的痴呆儿。

抽打无耻,抽打荣耀,抽打大地,割碎烟草和制玻璃业,轰炸酒桌、澡堂、教室、医院!撕碎凄贫,撕碎冬季的一切概念,击杀语言、逻各斯、战争和教堂!击杀政治家并打瘸他们的腿,让美术家们像霉菌一样被烈火掐得粉碎,再炮击生疮的甜蜜,炮击虚伪,轰炸喷发甜头的间歇泉,...

查看全文

银鱼

大舞台上,芸芸创造都不缺,恶雾代替火圈,顽石交汇水流,密林冲锋苍穹,这是最佳的秩序吗?树景无言时,序曲发散,像鲛人在交心,靛蓝赋予了明星之帷,板块的长桌供应塞加鳍、身体、尾巴的鼓胀烤食,沟通、付出与嫉俗分装成袋,这时渔夫的银鱼一个弧步跃入水中。生命之溪的血红比接吻更娇艳,很容易就看到,表演已行进几千年。

渔夫土棕的衣裳比小行星更破烂,抽出他耗费精力无数的巧剑,谨慎的小眼对观众察言观色,故意暴露些许可怜神情。地质学的舞台布置着观众想要的一切交配、捕猎、屠杀。悬崖翻滚,天地弥漫挫败的洗礼。只见他的剑如光沸腾,在林间穿刺,暴虐的火花点燃了灌木的眼神,微风如火丝将苔衣的脓血割干,大如马车的花卉跟随椰...
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
70s80s的这种歌真是太赞了
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
你的头被重重地摁在石头上
看上去那么孤独

我要把所有的爱给你
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
你所有的记忆都是她的

查看全文

镇定   镇定
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查看全文
© 供给风景 | Powered by LOFTER